27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關于為穩定就業提供司法服務和保障的意見》,文件依法對勞動者居家辦公或靈活辦公工資支付等問題作出規范。

居家辦公工資能正常支付嗎?

文件明確,妥善審理勞動合同糾紛案件。用人單位生產經營困難,按照法定程序經與職工代表大會討論或者經與工會、職工代表等民主協商,對在合理期限內延遲支付工資、輪崗輪休等事項達成一致意見的,可以作為認定雙方權利義務的依據。


(資料圖片僅供參考)

除依法按協商程序降低勞動報酬外,用人單位安排勞動者通過居家辦公或者靈活辦公等方式提供正常勞動,勞動者請求按正常工資標準支付其工資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支持。依法妥善審理相關案件,積極引導和支持用人單位與勞動者依法協商,采取協商薪酬、調整工時、輪崗輪休、在崗培訓等措施穩定工作崗位。

糾正用人單位性別歧視、地域歧視行為

今年我國高校畢業生突破1000萬大關,創歷史新高。上述文件明確,為高校畢業生就業提供有力司法服務保障舉措。

文件提到,妥善審理平等就業權糾紛案件,依法糾正用人單位因性別歧視、地域歧視等不予招錄、拒絕簽訂勞動合同的行為,破除各種不合理限制,推動高校畢業生平等就業、多渠道靈活就業創業。依法打擊“黑職介”、虛假招聘、售賣簡歷等違法犯罪活動,依法審理涉就業見習糾紛案件,妥善認定涉就業見習用工法律關系,維護高校畢業生合法就業權益。

畢業生試用期內因疫情不能返崗怎么辦?

對因受疫情影響不能按時離校的應屆畢業生,上述文明還規定,在處理相關案件時要引導用人單位推遲簽約時間,相應延長報到接收、檔案轉遞、落戶辦理時限。高校畢業生在試用期內因受疫情影響不能返崗的,可以引導用人單位采取靈活的試用考察方式考核其是否符合錄用條件。

無法采取靈活考察方式實現試用期考核目的的,無法實施考察實現試用期考核目的期間可以協商不計算在原約定試用期內,用人單位通過順延試用期變相突破法定試用期上限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網約配送、網絡直播勞動者權益如何保障?

近年來,平臺經濟和新就業形態蓬勃發展,各種靈活就業模式吸納了許多勞動力就業。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21年我國靈活就業人員已經達2億人左右;一些平臺外賣騎手達到400多萬。

基于此,上述文件還就如何認定新就業形態勞動關系作了規定。平臺企業及其用工合作單位與勞動者建立勞動關系的,應當訂立書面勞動合同。未訂立書面勞動合同,勞動者主張與平臺企業或者用工合作單位存在勞動關系的,人民法院應當根據用工事實和勞動管理程度,綜合考慮勞動者對工作時間及工作量的自主決定程度、勞動過程受管理控制程度、勞動者是否需要遵守有關工作規則、勞動紀律和獎懲辦法、勞動者工作的持續性、勞動者能否決定或者改變交易價格等因素,依法審慎予以認定。

平臺企業或者用工合作單位要求勞動者登記為個體工商戶后再簽訂承攬、合作等合同,或者以其他方式規避與勞動者建立勞動關系,勞動者請求根據實際履行情況認定勞動關系的,人民法院應當在查明事實的基礎上依法作出相應認定。

快遞外賣員工作量過大導致超時,該扣錢嗎?

按照上述文件規定,勞動者因不可抗力、見義勇為、緊急救助以及工作量或者勞動強度明顯不合理等非主觀因素,超時完成工作任務或者受到消費者差評,主張不能因此扣減應得報酬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支持。

此外,推動完善勞動者因執行工作任務遭受損害的責任分擔機制。依法認定與用工管理相關的算法規則效力,保護勞動者取得勞動報酬、休息休假等基本合法權益;與用工管理相關的算法規則存在不符合日常生活經驗法則、未考慮遵守交通規則等客觀因素或者其他違背公序良俗情形,勞動者主張該算法規則對其不具有法律約束力或者請求賠償因該算法規則不合理造成的損害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支持。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