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申俊涵 實習生 肖寧 報道


(相關資料圖)

12月21-22日,主題為“共識與行動:尋找西部創新力”的“第十二屆中國創新資本年會暨首屆秦創原·青禾峰會”在西安西咸新區成功舉辦。

來自政府部門、行業協會、投資機構、創新企業的演講及對話嘉賓,采用線上+線下的方式共同就股權投資發展趨勢、PE/VC助力科創崛起、西部創業創投環境、并購行業展望等展開分享和討論。

榆煤基金總經理秦笙在主題為“基金投資促進能源城市產業升級”的演講中,介紹了榆林當地的資源優勢、產業環境,榆煤基金如何構建自身的核心競爭力,以及如何通過投資不斷促進榆林當地的產業升級。

以資本串聯產業,促進當地產業升級

榆煤基金正式成立于2018年,是依托于能源之城榆林而發起的政府引導基金。據了解,榆林作為中國著名的能源城市,位于陜西最北部。這座“因煤而富”的城市,除了有豐富的煤炭資源,天然氣、石油、巖鹽資源等也十分充裕。

秦笙表示,榆林的資源稟賦優勢,促進了城市經濟的快速發展。但當地產業結構較為單一,下游產業資源重點集中在煤化工相關領域,再往下游擴張時則在招商政策、招商目標和產業條件等方面都存在短板。

政府引導基金恰好可以作為橋梁,起到以資本串聯產業的作用。由此,榆煤基金應運而生?;趯τ芰之a業布局的深度研究和把握,榆煤基金把投資方向定位在精細化工領域的新材料、新能源和高端裝備。

秦笙坦言,在榆煤基金具體投資實踐過程中,也遇到一定的困難和挑戰。一是缺乏足夠數量的本土項目。相較于省會城市西安,榆林的民營企業數量有所不足。當地大部分企業做煤炭貿易、初級化工、建筑工程等領域,真正具有投資潛力的企業相對較少。

二是缺乏足夠充裕的創新人才。在西安,高校數量龐大、科研人才資源豐富,可以為創新創業持續助力。但在作為普通地級市的榆林,高精尖人才的數量相對較少。

三是缺乏足夠豐富的產業結構。榆林產業底蘊扎實,但產業結構單一,大部分產業集中在能源、化工領域。如果希望引進整車制造、半導體、航空航天等產業,面臨的現實問題是,缺乏相應的核心企業及配套產業。

四是在精細化工的投資方向,找到非常適宜的項目難度也很高。秦笙解釋稱,本身精細化工企業的范圍就比較小,這類企業要能落地在榆林考慮的因素也比較多,比如原材料供給、客戶范圍、能源價格等。

“從過往經驗來看,精細化工項目整體的落地周期也很長。一個項目從接觸到決定落地,至少需要一年半載的時間。當企業決定過來時,又將面臨項目立項、程序審查、資質審批等程序,這也帶來一定的落地不確定性?!鼻伢险f。

針對上述難題,榆煤基金采取了一系列的解決辦法。一是通過以招商引資為目標的投資方式,去解決本地沒有足夠多項目的問題;二是通過招商引資進一步招才引智,引進新鮮人才落地;三是通過招商引資去逐步補充產業結構,促進產業鏈條完善;四是利用政府引導基金的核心競爭力,不斷梳理、整合榆林的產業結構和下游企業。

加強五方面能力建設,構建引導基金核心競爭力

秦笙指出,榆煤基金的投資,可以概括為“投資+產業+招商”的模式?;鹜顿Y完全不局限于本地,80%的項目投資都在外地。投資這些外地項目后,再把企業引入到榆林當地擴產。

“每個城市都有自己的長板和短板,我們在篩選項目時,就要找能夠極大程度發揮榆林長板、跟當地產業能夠形成高度契合效應的項目?!鼻伢险f。比如說有些項目來到榆林擴產,能夠降低成本,形成很好的經濟效益,就非常合適去投資。

秦笙認為,找到能夠在榆林強鏈、補鏈,帶動當地產業升級的項目,是榆煤基金的基本投資邏輯。這個邏輯看似簡單,實施起來卻需要政府引導基金具備一定的核心競爭力。在他看來,做直投為主的政府引導基金,核心競爭力主要體現在以下幾方面:

首先是直接投資能力。在沒有那么多本地項目的情況下,需要通過投資引導項目在區域落地。整個招商談判的周期可能比投資周期更長,需要政府引導基金跟當地政府有很好的互信關系,還要有好的資源渠道、高效的對接方式,這些都會影響基金的直接投資能力。

其次是深度研究能力,指對本地產業的深度挖掘和把握能力。這需要基金對本地多種產業進行全方位研判,了解不同產業的產能、產品特性、市場前景等信息,從而可以更好地了解國內外有哪些產業能與榆林的產業結構具有更高的協同性,為接下來的招商引資作準備。

三是產業資源牽引能力?!叭绻粋€企業到了當地,不止需要我們提供當地的產品信息,而是具體把相關產品的銷售采購牽引到這個企業,或者為本地企業牽引國內外的技術資源,更好地促進本地企業發展。能夠給企業在供應鏈上實實在在創造價值,這是非常重要的?!鼻伢险f。

四是政府渠道的對接能力。除了產業資源的對接之外,政府渠道對接也是企業初到一個陌生城市經常遇到的難題,尤其對于化工企業,需要對接的政府部門非常之多,政府引導基金除了提供資金支持之外,擁有更為便捷的政府渠道對接能力,可以幫助被投企業更快落地。

五是兼顧招商、安全、收益的平衡能力。對于政府引導基金來說,任何一筆投資,均須關注招商、安全、收益的平衡能力,這既是一種結果,也是政府引導基金核心競爭力的直接體現。尤其是招商層面,這與絕大部分外部基金管理人有著完全不同的目標導向。

“我們需要建立具有獨特競爭壁壘的地方政府CVC?!鼻伢险f。對地方細分產業的理解和資源把握、對地方政府資源渠道的熟悉程度等,都是外部基金管理人短期很難復制的,也是地方政府CVC非常獨特的競爭壁壘。未來,榆煤基金將繼續通過基金投資去賦能,不斷為能源城市的產業升級做出應有的貢獻。

關鍵詞: 核心競爭力 產業結構 招商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