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過去的周末,有人在社交網絡上上傳了西安街頭的照片,比起過去兩周人影寥寥,總算能看到一些人了。周末開門的商家雖然不多,但個別營業的餐廳門口,排起了長隊。山里的咖啡館到了下午,也已經滿員。


(資料圖片僅供參考)

經歷了過去三年,人們一次又一次地確認,平凡生活原來如此重要。第一批感染新冠病毒又康復的西安人,正致力于讓生活恢復正常,起碼在周末和節日中,可以出門呼吸新鮮空氣,也能去超市采購生活必需品。

溪流

我沒什么癥狀以后,第一件事就是去出門看電影和過圣誕節。

三年前,電視劇《想見你》剛播出的時候,我沒趕上第一波熱潮。這次趕上了電影版首映,三年沒見許光漢,他演高中生依然很帥。

今年的平安夜和圣誕節剛好都在周末,我還去了好多地方溜達,人流是分點匯集的,德福巷有一點人,中大國際有一點人,柳巷有一點人,體育館東路有一點人。晚上六七點的時候,二號線還勉強坐滿了。

雖然氛圍和西安往年的圣誕節根本比不了,但我還是在出去玩的時候收獲了一些快樂。比如在地鐵站,我看到了一個女生和一只玩偶熊走在一起,立馬拍下來,分享到了朋友圈,這就是我康復后出門的快樂瞬間。

■?在路上見到的女孩和熊、體育館東路遇到的圣誕老人

王發發

本來我和另外兩個朋友,打算簡簡單單地去咖啡廳坐著,拍拍照片,在家呆了太久。

郊區咖啡店的生意周末太好了,老板說不用預約,上午沒啥人。等我們去的時候,人非常多,連座位都沒了。我們就到了另外一家,坐了一下午。老板還在咖啡店里燒柴火,燒得特別旺,烘得我很暖和,要是不走都能睡著了。

離開咖啡店后,我們就隨便開車逛逛,在路邊一個草灘停下了,特別美。人也不多,都是家長帶著孩子。周天雪下得很大,草地上都是積雪,一望無際,很像到了東北。下車以后我們三個人沒忍住,還打了一會雪仗。大家剛康復,走幾步路還喘氣,說是打雪仗,其實也跑不動。但在當時那個時刻,不打雪仗對不起積雪。

■?我們打雪仗時地草地

霹靂

我好了第一件事就是下樓走走,遛遛我們家小狗。

之前我一直生病,小狗是我愛人遛的。在此以前,從把小狗接回來,都是我喂狗遛狗,我和小狗呆在一起的時間最多。平時遛狗的時候,我還能和鄰居說說話,和我家小狗的“狗友”主人聊聊天。生病的那幾天,小狗下樓遛彎的次數急速下降,甚至有兩天都沒下樓。他也好像知道我生病了,也沒叫著要下樓玩。

這幾天我病好了,除了遛狗,新的任務是照顧我愛人。我們家真的算是輪流生病,我生病他沒事,他生病我好了。希望大家都趕緊好,早點好,這段時間快點過去吧。

風哥

我平時就愛和朋友喝酒,一周二十一頓飯能有二十二頓都是和各路朋友一起吃的。

我第一天發現自己陽了后,發燒直接到39.9°,難受都在其次,最痛苦的是不能和朋友吃烤肉喝酒了。但我恢復的還算迅速,三天退燒又休息了兩天后,迫不及待地第一時間坐在了烤肉攤子上。不過店里就我一個人,也沒能招來朋友同吃,朋友要么也陽了要么還陰著更不敢出門,我當晚還發了朋友圈嘲笑大家不出門。

次日,又燒到了38°。

吳明

像我這種打工人康復后第一件事,肯定就是上班。我是上周四下午發燒,周五退燒,周末兩天在家休整,病毒很良心,不耽誤周一上班。

只是去上班的人不多,一整層只有七八個同事,大家都離得很遠,咳嗽聲此起彼伏。寫字樓為了防疫,沒開空調。我自己也穿少了,隱隱覺得有點低熱,還沒有體溫計,不知道是不是幻覺。

阿森納死忠粉

12月26日,周一,出門上班了。我是上周二開始燒,三天結束后,到現在也沒緩過來,身上沒勁、嘴里潰瘍。不過還是選擇出門透透氣。

雖然昨天的大雪讓今天的戶外分外寒冷,路上車還是明顯多了起來,可能很多人跟我一樣,身體不舒服還是因為各種原因出門了。

朋友那天一起在群里開玩笑,恢復以后最想干啥吃啥,我是想吃涮肉、開車浪。其實大家也不是想吃啥玩啥,就是想呼吸新鮮的空氣,雖然寒冷但清爽。

云雀

自從感染了新冠以后,我都沒敢洗過澡。轉陰后,我第一件事就是洗頭,把自己洗干凈,回父母家看小貓。我好久沒見她了,想她。

雷齊

好長一段時間,我都沒去過超市了。感覺身體好了一點的時候,我第一時間就去了盒馬,真是全副武裝,買了一些零食和雞鴨魚肉,打算給自己補一補。只是我雖然嘴饞,但是回家壓根沒有胃口。我原本是想在酒吧里和朋友一起看世界杯的,因為感染新冠,都錯過了。

我們辦公室上上周全員都感染了,最近大家在陸續好轉中。目前我雖然核酸轉陰,但是出去稍微走一走就覺得很累,乏力和犯困。等我感覺身體徹底好了,我可能第一件事是續上我最愛玩的劇本殺。

大月

我轉陰了以后,其實也沒干嘛,就是單純的吃吃喝喝玩。哦對了,我在剛恢復的時候就從外地回了西安,趕上了圣誕節。

圣誕節當天開業的店真的不多,我和朋友開車在外轉了一大圈,實在沒地方可去了,還去了騾馬市溜達。人倒是挺多的,但是不能算熱鬧,還是懷念以前的圣誕節鐘樓。

■?曾經的圣誕節 | 圖源:西安網

健身愛好者

我今天才好,明天就準備去健身房練一練。

梁師

從哪兒感染上已經說不清楚了,因為家里老人生病一周內去了兩次醫院,還參加了一次追悼會,盡管防護做了,還是沒抵擋住。

剛開始就是感覺渾身發冷,雞皮疙瘩一陣陣地起,然后就是發燒,渾身疼尤其是膝蓋關節內。睡不安穩也醒不來,迷迷瞪瞪了兩天,慢慢就緩過來,只有鼻塞和嗓子稍感不舒服。

抗原檢測轉陰后那晚半夜,特別想吃老家的踅面,一種流行于渭北的小吃,在西安很少能見到有賣。蕎面烙制開水抄熟,然后加豬油調味,其他地方很少有人能吃得習慣。

下午太陽正好,開車直奔五味十字的澄城會館,結果沒開門??磳γ嬗屑页纬撬柩蛉?,店面不小,問了一下,居然有賣踅面。

上來一碗,沒來得及拍照拎起筷子快速吃完,意猶未盡再要了一碗。吃撐以后滿滿的飽腹感,一下覺得整個人恢復元氣了。

藍杉

我對生活的預期,可能也有一些變化。

比如會讓孩子負擔輕一些,關注他們眼前的快樂,而不是所謂未來的成功;作業、課外特長,這些,搞差不多就行了。

比如會讓自己也活得更隨性一些,想到的事情就干,不考慮會收獲什么樣的眼光和評價,不考慮能不能賺錢。

想再走一次新疆,想走一次絲綢之路;想把陜北老家收拾一下,每年回去住上兩周,關掉手機,跟父母聊聊天,帶著小孩兒看看星星,聽他們在黃昏的風里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

想再找一件什么事干一干,能廢寢忘食的那種。

當然,還得存點兒錢。

……

這些真正想干的事兒,好像跟疫情也沒多大關系;除了賺錢。

鄧sir

康復后其實有很多事情想去做,第一件事自然是衛生大掃除,對房間的每個角落,動過的每個東西進行全面的消殺,然后好好的沖個澡,洗個頭,洗洗油膩的臉,把病毒全部沖走,換一身干凈的衣服,換一套干凈的床單,整個人立馬感覺精神了許多。生病的幾天吃啥都是苦的,味覺慢慢恢復,咥一碗自己做的油潑面。站在窗戶看看樓下偶爾進過的行人,看看朋友圈可以出去浪,出去逛的人,這個時候最想的就是走出房間,找個沒人的地方,摘下口罩,好好呼吸下新鮮的空氣。

經過這次生病,最大的感觸是身體還是最重要的,沒有健康的身體,其他一切都免談。

粒粒

在本次康復前,我計劃了十多種想吃的東西。剛好冬至,第一站就殺向了離家近的餃子店,點了兩盤餃子,一盤酸菜油渣餡兒,一盤鲅魚餡兒。說來也巧了,一盤沒有味,另一盤也沒有味。

我想,這些天我大抵是白粥喝多了,許是舌頭一時無法適應這饕餮美食的刺激。晚上,又沖到大皮院,本想著用餃子王彌補冬至的遺憾,誰成想,一條街吃下來,舌頭除了有些麻,竟嘗不出喝下的是大窯還是冰峰。本想跟朋友抱怨獲得安慰,朋友卻說,“這就對了,只有麻不需要味覺,有觸覺就夠了”。

■ 圖源網絡

核酸轉陰,喜提后遺癥。

確認自己是真的痛失味覺后,我如同復陽一般,頭昏昏沉沉的,做什么都是沒有了力氣,橫豎都不舒服。復工前的那個夜里,我于是便安慰自己,起碼明天中午不用再為了食堂的飯究竟是酸了還是咸了去做心里建設了,罷了,便又和衣睡下。

湯加

因為沒有抗原了,不知道自己算不算真的“陽康”,時間過的飛快。

12月19日發高燒,抗原顯示兩道杠,12月21日,奶奶突然去世,回到白鹿原老家幫爸媽一起處理喪事,5天,晚上睡不超過3小時。村里短短兩天,有三位老人陸續去世,哀樂每天都在喇叭里循環。

12月25日,圣誕節,老家的雪很大,這天是奶奶下葬的日子,送葬的隊伍很長,雪花大到一度看不清隊伍的起頭,到處都是白天白雪白衣服,很難過。

12月26日,天晴了,除了嗓子還啞,脖子酸疼以外,其他的癥狀也都陸續消失了?!栋茁乖防镎f,“好在一場凜冽的北風夾裹著大雪,把整個白鹿原籠罩在大雪和寒風中。大雪之后,瘟疫奇跡般的徹底消失?!?/p>

如果真的“陽康”了,想去灑金橋買一份甑糕,要很多蜜豆很多甜棗那種,我不喜歡吃甜食的,粽子甑糕都不愛,但是奶奶愛。

■?家門口的積雪

作者?| 鐺鐺?| 貞觀作者

關鍵詞: 第一時間 這就對了 因為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