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

□黃齊超

培訓網絡運維,無學歷要求,交2萬多還“包就業”,薪資六七千,西安的鄭先生很是心動。不想學了4個月,結課沒有證書,考試還有各種花錢“套路”,為求職,機構還讓他寫假學歷,鄭先生覺得自己被套路了。(12月25日《華商報》)

招攬學員時,廣告宣傳是“IT技能培訓與網絡運營”“無學歷要求”“該行業缺口大、機會多、月薪六七千或七八千”;辦理培訓手續時,向無錢培訓的學員推薦“教育貸”;學員想退費,必定遭遇百般阻撓;推薦工作時,要求學員寫假學歷;為學員找的工作與培訓關系不大,工作非常辛苦……結合這些特征,我們不難斷定——鄭先生花費兩萬多元參加的職業技能培訓,是確確實實的“套路培訓”。

社會上的職業培訓機構,如果具備相關資質,且真能幫助失業、無業的人提升技能,找到新的就業機會,這當然是好事。然而,鄭先生參加的這次培訓,卻是套路滿滿:首先,該培訓機構僅是“內部職工的計算機技能培訓”,并無“面向社會的培訓資格”。其次,他們向學員推薦“培訓貸”“教育貸”,這又是一個坑,或將導致學員因還不起網絡貸款而陷入困境。再者,要求學員在應聘簡歷上寫虛假學歷,屬于不誠信行為,一旦被用人單位發現,學員將承擔失信的后果,培訓機構則會推得一干二凈。

沒有金剛鉆,別攬瓷器活。培訓機構沒有能力幫學員找到“高薪”的崗位,為何敢在廣告宣傳中大放厥詞?IT行業中的網絡營運,其實是需要一定學歷基礎的,培訓機構宣傳時稱“無學歷要求”,這不就是糊弄學員嗎?刁難、阻撓想退費的學員,限制學員退費,這明顯不符合法律法規??偨Y起來就是——如此的“套路培訓”,職業培訓是虛,騙高昂的培訓費才是實。

鄭先生遭遇該培訓機構的“套路培訓”,是個例、孤例嗎?當然不是。記者調查發現,如出一轍的培訓“套路”,相似的被騙經歷,去年在該機構就發生過數起。他們的遭遇雖然被媒體報道,但維權之路異常崎嶇,乃至最后不了了之。這也是當前一些“套路培訓”猖獗的原因之一。很多年輕人因缺乏技能,找不到合適的工作,他們想通過培訓來提升自己,增加就業的砝碼。這樣的狀況下,如果不嚴查嚴懲“套路培訓”,不知道還將有多少“鄭先生”被騙。

花數萬元反而被套路,遭遇“套路培訓”卻訴之無門,這不是職業培訓該有的生態。規范社會上的職業培訓,嚴懲不規范的“套路培訓”,必須有部門站出來,為學員撐腰。就像鄭先生碰到的這家培訓機構,壓根就不具有“面向社會的培訓”資格,那么,它到底歸誰監管?是教育部門還是工商部門?應當有明確的答案,否則,就會出現“多龍不治水”“相互踢皮球”的尷尬。再者,如果管理主體明確了,那么,監管部門就應認真履職,積極幫助受騙的學員維權。這樣一來,才能真正對“套路培訓”產生有效震懾。

關鍵詞: 培訓機構 職業培訓 廣告宣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