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愛去夜市吃小攤兒嗎?

結束了一天忙碌的工作

路過夜市


(資料圖)

翻飛的鍋鏟

“嗞嗞”作響的鐵板

辣椒混合孜然

這誰忍得住??!

今年三月

有著“上海最大露天夜市”名號的

松江泗涇夜市重開了

盡管遠離市區

“炸裂”的人氣還是讓它沖上熱搜

人均幾十塊吃到飽

小小的攤位

最是撫慰人心

上海夜市曾裝點了許多人的夜生活

襄陽路夜市、彭浦夜市等等

都曾風靡一時

但也因占道經營、食品衛生等問題

被關?;蛘?/p>

如今

泗涇夜市強勢歸來

長寧、虹口等上海中心城區

也接連宣布將開設夜市

不少網友歡呼“煙火氣回歸”

與此同時也有人擔心

曾經困擾夜市發展的問題

是否還會重演?

喧鬧的夜市

會是“曇花一現”嗎?

帶著這些問題

跟著記者去夜市看看

↓↓↓

煙火氣引來食客

記者走進三湘廣場,探訪整改后的夜市?,F場人頭攢動,煙火氣依舊,而曾經的臟亂差不見了,外擺攤位整齊規劃,環境面貌已有大幅提升。

據媒體此前報道,周末一個晚上,數千平方米的泗涇夜市,超9萬人打卡,達到限流的峰值。除了住在泗涇周邊的居民,不乏從市區慕名而來的小白領,甚至是外地來滬出差的食客。

據相關部門此前介紹,隨著大型社區人口的導入,泗涇鎮內現有人口約23.3萬,龐大的人口基數為泗涇夜市帶來充足客流。同時,緊鄰地鐵9號線的“黃金地段”更疊加了大量人流。上海地鐵泗涇站負責人表示,目前泗涇站日均客流量超9萬人次,在全市軌交站中名列前茅,且客流數值仍在增長。

人流帶來了人氣,也帶來了問題。此前由于硬件設施、管理服務沒有跟上,在衛生、攤位秩序等方面也存在問題,泗涇夜市于3月1日臨時關閉,進行軟硬件全面升級。

經過約一個月的整改,泗涇夜市重開,接手該區域管理的物業公司有針對性地改善環境衛生、排除安全隱患,夜市垃圾桶也從原來的五個增加到了二十余個,同時加強與泗涇清潔所的聯動,做到即滿即清。

美食往往能消解一天的疲憊。如今,即便在工作日,泗涇夜市仍舊人潮洶涌,尤其是下班時間,回家路上,總有人被熱鬧的夜市吸引。

整改后的泗涇夜市,攤位大多擺放在緊貼店鋪門口的位置,留出足夠寬敞的中央通道供游人通行。

記者走訪發現,曾經臟亂的環境已經不再。一位攤主告訴記者,現在泗涇夜市每晚12點后有保潔團隊前來,對街面進行沖洗,告別了“走路都是黏的,地溝都是臭的”舊面貌。

“我們從徐匯過來,專程來夜市的?!绷峙亢湍信笥咽譅渴衷诔舳垢瘮偽惶幣抨牭却?。盡管這趟行程僅坐地鐵就花了40分鐘,小情侶還是覺得不虛此行。

烤豬蹄、鹵肉卷、牛奶醪糟、臭豆腐、鐵板蝦滑……林女士給記者細數了一晚上品嘗過的美食,單價大多在15元左右,海鮮類的小吃單價上升至20到30元之間,價格還算友好,這些小吃如今在高端大商場難覓蹤影,“我也很久沒吃到過了,所以特地跑到這里來感受煙火氣?!?/p>

比起改頭換面的泗涇夜市,閔行虹泉路附近的韓國街首爾夜市算得上老牌“網紅”,除了韓式小吃,還有不少韓版服裝、飾品店。今年三月起,首爾夜市還推出了藝術節活動,添置了旋轉木馬等游藝設備。

性價比,熱鬧,成為消費者口中的關鍵詞。正是因為市民想念煙火氣久矣,才成就了夜市回歸的爆火。

對于不少年輕人來說,光是感受夜市鮮活的熱鬧氛圍,就很讓人開心了。

如何在夜市謀生?

食客四處追尋煙火氣,攤販則想著如何在夜市“扎根”謀生。

他們往往是城市活力回歸最直接的感受者。一位烤肉店店主告訴記者,自己已經在三湘廣場開店經營好多年了,目前他租下的上下兩層商鋪共一百多平方米,每月租金有3萬多,有了“外擺證”(上海市外擺位臨時經營公示卡),生意比以前好了許多,一晚上銷售額能有3000多元,趕上周末還能翻倍。

此前,泗涇鎮相關部門知情人士介紹,經過合理規劃外擺攤點經營點位,并約談了現有商業街商鋪攤販經營者,泗涇鎮相關部門明確了準入條件,制定了外擺攤位承諾書、外擺攤位食品經營信息登記表等,已向部分符合條件的攤販發放了《外擺攤位臨時經營公示卡》,并進行了備案。據媒體報道,泗涇鎮計劃第一階段對內圈大約70戶攤位陸續發放臨時經營公示卡。

不過,記者走訪泗涇夜市時,仍有許多攤販反映“一證難求”。

有證的攤販大多集中在廣場中央兩側,記者細數大概有近20家商戶外擺攤位掛出了這張公示卡。而在入口處和出口處,大量的攤販依舊門頭空空,屬于“無證擺位”。

“物業公司要求我們沒拿到證的,不能把攤位推出店門口,只能在店鋪內部經營,巡查的時候如果發現我們推出來,就會要求推進去,嚴重的時候還會沒收我們的攤位車?!币晃辉谌肟谔幍臄傌溝蛴浾咄嘎?。

走訪中,記者發現,夜市經營期間,每隔一段時間會有物業管理公司工作人員帶著保安進行巡查,無證攤位的經營者不得不打起“游擊戰”,有的商家還專門派店員負責盯梢物業管理人員的身影。

一位沒有拿到外擺證的攤主告訴記者,辦理外擺證首先必須是廣場的入駐商戶,在三湘廣場租有店鋪,然后需要健康證、店鋪營業資質、進貨廠家資質等,自己的店鋪已經被有關部門驗收過了,沒有收到整改意見,向物業咨詢過,但也只得到證還沒下來的回復。

“我們有時候不擺出來,客人會以為我們沒營業,但擺出來了看到物業來了又得趕緊往里推,非常影響生意?!边@位攤主和店員站在空蕩蕩的攤子前,滿臉無奈。

已經領到外擺證的店主也有自己的煩惱。一位經營燒烤的店主告訴記者,最近物業管理方總是來,一會兒查衛生一會兒查證,一來就是一群人圍住店鋪,那段時間顧客基本都不來消費了,而且被查過之后,顧客難免心生懷疑,還會繞著走。

記者在夜市走訪當晚,兩個小時目擊了兩次物業巡查,大多是一名管理人員帶著近10名保安,直接在攤位口和擺攤的攤主進行溝通。此期間容易引起顧客的圍觀,導致人群擁擠或滯留在某一位置。

“感覺有點壓抑?!币晃粩傌湼嬖V記者,目前的物業管理公司是泗涇鎮屬公司泗房物業,物業公司在清潔管理方面確實做得非常到位,但總感覺管理大過服務。有關部門推動夜市整改升級的決心可以理解,但大家在這里謀生也確實不易,希望管理上更為精細,松弛有度,對日常經營的影響再小一些。

此外,也有經營者疑惑,外擺證的有效期目前顯示僅有三個月,關于到期之后應該如何處理的問題,他們還沒有收到明確答復。

一座城市,需要夜市

說起來,夜市其實并非現代都市的新鮮產物,早在宋代“禁夜”政策取消后,它就出現了。

“夜市千燈照碧云,高樓紅袖客紛紛”“水門向晚茶商鬧,橋市通宵酒客行”就是古人逛夜市的真實寫照。宋朝的首都開封和杭州更是不夜之城,沒有營業時間和營業地點的限制,夜市未了,早市開場,間有鬼市,甚至還有跳蚤市場。

而快節奏的現代生活下,我們更需要可以隨便逛逛吃吃的夜市,從中獲得“松弛感”。

今年以來,各地旅游業“卷”出了新花樣,想要吸引游客,美食自然是“第一生產力”。淄博在這場“搶人”大戰中,就憑借燒烤“大火”了一把,其他城市也不甘落后,社交平臺上,幾乎每個城市都有那么一兩個“網紅夜市”。

不少夜市的“遭遇”都和泗涇夜市相似,曾經“火爆一時”,卻又因為衛生、食品安全等問題關停整頓。位于成都市錦江區的“三色路夜市”便是如此。

曾經,這個“野生”夜市憑借“后備廂+露營風+霓虹燈”的網紅套裝,被網友稱為“芭提雅分雅”“西雙版納分納”,引來不少游客。而后,由于環境問題、噪聲污染、交通堵塞等問題頻現,三色路夜市于去年11月關停整頓。

暌違3個月,三色路夜市解決了治理痛點,引入專業運營公司進行管理之后,歸來依然是“頂流”。

如今,不少夜市更多以常態化模式回歸,“夜市經濟”的崛起速度,比人們預想的更快。就拿上海夜市來說,近日,位于中心城區的虹口、長寧紛紛宣布開設夜間市集,并且吃喝玩樂各種項目應有盡有,遠比印象中只有小吃攤的夜市豐富得多。

讓夜市離市民生活更近,是為消費者提供更多樣的選擇,也是為攤販提供了謀生的新空間,拉動了城市區域間的融合發展。

不少夜市開在了景區附近,吃完美食,順便去景點逛逛,豈不美哉?打開社交平臺,可以看到,已經有不少“夜市一日游”的攻略帖上線。

也有網友提出,夜市的“復興”,需要避免陷入同質化。如今,游客們已經不滿足于千篇一律的“網紅街”,放眼全國,潮流夜市、后備廂集市、星星集市、社區民生夜市等新型夜市的出現,都受到年輕人的追捧。作為時尚、創意和公益的新消費集聚地,這些夜市與傳統夜市在功能上顯然已大為不同。

讓夜市回歸都市,同樣考驗著城市的治理能力。如今,上海已初步形成《關于進一步規范新時期設攤經營活動的指導意見》,并要求完善常態管理,形成社會共治。綠化市容、商務、住房城鄉建設、交通、公安、市場監管、城管執法等部門對設攤經營活動進行監管指導,將設攤管理工作納入“一網統管”。

上海市綠化和市容管理局局長鄧建平也在采訪中表示,要平衡“煙火氣”與市容環境的關系,不能一放就“亂”,一管就“死”。

如何有序推進、規范發展,讓“煙火氣”燒得更旺,“夜市們”還在探索的路上。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