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很多人記憶中童年的夜晚,總能看到滿天繁星,但是現在當我們長大之后,卻很少再見到那樣的夜空,你有想過其中的原因嗎?再過幾天就是元旦,而伴隨著新一年的到來,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冷湖天文觀測環境保護條例》將于2023年1月1日起正式實施,這是我國首部關于暗夜星空保護的地方性法規,讓我們走進青海冷湖,去看一看那里的星空。


(相關資料圖)

星空下面的這片土地,是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茫崖市冷湖鎮,因其獨特的自然環境,被稱為“地球上最像火星的地方”。

現在,鎮子里還保留著一些過去的建筑和設施;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這里因發現石油資源而興起,曾有十余萬人在此生活。

隨著石油資源的枯竭,這里的人間煙火慢慢消散,只留下這些斷壁殘垣,證明它曾經的繁華。

如果沒有這片美麗的星空,或許冷湖的故事會繼續沉寂。

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臺冷湖基地首席研究員鄧李才:我記得很清楚,大概是2017年10月底,我們去第一次踏勘。那天正好銀河掛在天上,10月份吧,天剛黑的時候,那個時候銀河剛好還沒有徹底沉下去,正好銀河的拱門掛在賽什騰山上,所以當時我就拿手機拍了20多幅,最后做了一個銀河拱門。

中國科學院地質與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員 何飛:肉眼你能看到非常清晰的銀河的拱門,你看到的這個銀河,你感覺天上的這個星星就是撲面而來壓到你身上的感覺。

這便是鄧李才拍攝的照片,在冷湖賽什騰山的夜空中,一輪銀河清晰可見。作為天文學家,這片星空帶給鄧李才與何飛兩人的遠不只是視覺上的震撼。

鄧李才與何飛為什么會來到這里呢?原來,那幾年里,鄧李才和他的團隊一直想在國內尋找一個比肩國際一流的天文臺址,在來到冷湖之前,他們已經跑遍了很多地方。而此時的田才讓也在嘗試為逐漸沒落的冷湖鎮尋找一個新的發展方向。

冷湖科技創新產業園區管理委員會常務副主任 田才讓:成夜待在野外,發現星空非常美非常震撼,整個星空壓得很低,整個銀河就是平常在別的地方是很難見到的。所以我們就開始思考,除了雅丹地貌以外,天上的這個星空是不是也可以作為一個資源,也運用我們的旅游業的開發。后來聽說國家天文臺的首席科學家鄧李才,那段時間正好在德令哈的這個青海觀測站,我們聽說以后就從冷湖專門開車過來,到青海觀測站就找鄧博士。

建立國際一流天文臺 在選址方面有何考量?

對于天文學家鄧李才他們來說,雖然在冷湖賽什騰山上有著肉眼可見的繁星銀河,但這并不意味著可以把天文臺址確定在這里,他們還有很多需要考量的因素。

由于冷湖位于柴達木盆地的西北邊沿,時常風沙肆虐,會嚴重影響天文觀測,而賽什騰山海拔4200至4600米,高出冷湖小鎮平均海拔1500米左右,山底的風沙在山頂已經消失不見。2018年5月,鄧李才第一次登上了賽什騰山。

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臺冷湖基地首席研究員鄧李才:就是在鎮里頭我們出發的時候,好像還有點這種黃黃的這種感覺。然后從鎮里海拔2700米出發到了山腳下,大概3200米左右,已經有大概500米左右的高差了,那個透明度已經變得很好了。然后當時把道路的建設情況也看了,因為有道路設計的工程師,然后把主峰的情況也看了,當時覺得挺興奮,說這個地方建臺址太好了。

科研是一門嚴謹的工作,除了科學家們自己的親身感受以外,還需要使用科學儀器進行大量的數據測驗。而視寧度便是其中一項非常重要的數據。

視寧度,指的是望遠鏡顯示圖像的清晰度,取決于大氣湍流活動程度,它的好壞對天文光學觀測的質量影響非常大,因而從事天文觀測的科學家都會非常重視這項數據。

經過幾番測量之后,鄧李才團隊最終確認,賽什騰山上的視寧度只有0.75角秒,這樣的數據已經可以比肩國際一流的天文臺。

中國科學院地質與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員 何飛:現在世界上大家公認的幾大優秀臺址,我們跟它們是完全在一個層次上,是一個世界級的一個指標。

此外,在另一項核心指標——晴夜比例上,冷湖賽什騰山上的數據也是十分突出。

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臺冷湖基地首席研究員鄧李才:日照時長每年大概有3573個小時,我都記得很清楚這個數字,往前統計從差不多2010年之前的大概30年的統計數據。每天平均10個小時吧,每天10個小時什么概念?基本上天天都是晴的。

在經過長時間的科學調研后,2021年8月18日,鄧李才團隊在國際科學期刊《自然》上,將冷湖天文觀測基地這一發現向世界公布。

當地通過立法形式推動暗夜星空保護工作

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使得科學家們最終確認,冷湖可以建立天文觀測基地,但科學家們還有著自己的擔憂,因為在以往選址的過程中,他們曾有過失敗的教訓,一些地方與冷湖有著同樣優良的天文觀測自然條件,然而因為后來的城市發展而形成的光污染,讓他們不得不最終舍棄。他們擔心,冷湖是否也會出現這樣的問題。

中國科學院地質與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員 何飛:我們人為造成的光源,就是我們城市的照明,還有一些臨時的野外的照明,這些光它都會向上傳輸,然后傳輸之后,它會被大氣再散射回來,然后也是成為我們的一個背景光,那這對于一個天文臺來說影響就是非常致命的。因為疊加了一個強光之后,你想再看暗弱的目標,就會非常困難。

光學天文觀測尤其注重夜空背景的環境,暗夜星空也就成了天文觀測基地的一個必要條件。

中國科學院地質與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員 何飛:暗夜星空指的就是當地夜空的暗弱程度。那么這種暗夜條件對于我們發展地基的光學觀測,是一個先決條件。如果沒有暗夜的話,所有的地面光學都會癱瘓,所以說這個對于地基的這種科學研究,是一個非常寶貴的、得天獨厚的資源。

在來到冷湖選址之初,小鎮上只有二三百常住人口,還沒有會影響天文觀測的強光污染,但冷湖需要謀求經濟發展,在未來是否會出現光污染呢?對于這個問題,鄧李才他們的判斷并不樂觀。

經過這次交流,田才讓心中對于冷湖的未來也充滿了疑問。邀請科學家們來冷湖考察建設天文觀測基地,最開始的目的就是為了結合本地的星空資源與獨特的雅丹地貌,讓冷湖實現轉型發展,而現在科學家們提出的問題,又該如何解決呢?

隨著天文觀測基地選址工作推進的同時,冷湖鎮也在尋求暗夜星空保護的具體辦法,他們開始考慮通過立法的形式推動落實保護工作。當地立法部門依據科學技術進步法,環境保護法等法律法規的相關規定,制定了《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冷湖天文觀測環境保護條例》,其中包括立法目的和依據、區域劃定、適用范圍、設施管理、部門職責、法律責任、處罰罰則等22條內容。

中國人民大學環境資源法教授、中國環境資源法學研究會副會長周珂:環境保護立法一事一法 ,這種做法很普遍。我們國家的法律有一個特點,就是涉及環境保護這個問題,地方立法可以對國內有關的環境標準、制度措施可以有一些突破,就是國家層面沒有標準的地方可以制定標準,所以暗夜星空主要也是一個光的標準的問題。

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人大常委會主任 才讓太:那么我們想既然咱們國家頂級的天文專家和科研院所,已經通過反復的觀測以后,確定冷湖地區有世界一流的天文觀測環境條件,那么這個條件這個環境需要我們通過立法的形式加以保障,加以鞏固。這樣以后通過立法的形式才能普遍具有約束力,才能從根本上保證環境的保護。

保護條例獲批準 將于明年1月1日起實施

2022年9月28日,《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冷湖天文觀測環境保護條例》獲審查批準,將于2023年1月1日起正式實施。

《條例》第四條規定:“冷湖天文觀測環境區域,是指為保障冷湖天文觀測基地光學觀測環境所劃定的區域,劃分為暗夜保護核心區和暗夜保護緩沖區。暗夜保護核心區是指以冷湖天文觀測基地總體發展規劃選址用地幾何閉合區域邊界向外50公里內的區域。暗夜保護緩沖區是指以暗夜保護核心區邊界向外50公里的區域?!?/p>

在科學家們的模擬計算中,他們以冷湖賽什騰山天文觀測基地作為中心點,把發生在其他城市的光污染數值代入到冷湖,最終得出這樣的一個結果:以基地為中心50公里半徑內的城市光污染會對天文觀測產生明顯影響。隨后,他們把這一結果推送給了冷湖鎮,建議將冷湖賽什騰山天文觀測基地50公里半徑內的區域設為保護核心區。

這些做法,不僅對于天文觀測基地形成了有效保護,同時也保證了小鎮的未來發展。

現在,冷湖賽什騰山天文觀測基地依然在如火如荼的建設中,不久的將來這里會有30多臺天文望遠鏡。屆時,這里將成為世界一流、亞洲最大的天文觀測基地。而這個地球上最像火星的小鎮,也將依托這片美麗絢爛的星空,走向自己的未來。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