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4件公民個人信息保護刑事案例。案例分別涉及人臉識別信息、居民身份證信息、微信等社交媒體賬號、手機驗證碼等刑法保護的公民個人信息范圍、性質,對于明確類案裁判規則,依法保護公民個人信息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

指導性案例192號《李開祥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明確了使用人臉識別技術處理的人臉信息以及基于人臉識別技術生成的人臉信息均具有高度的可識別性,能夠單獨或者與其他信息結合識別特定自然人身份或者反映特定自然人活動情況,屬于刑法規定的公民個人信息。竊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獲取上述人臉識別信息,情節嚴重的,應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條第一款第四項等規定定罪處罰。

指導性案例193號《聞巍等侵犯公民個人信息案》明確了居民身份證信息包含自然人姓名、人臉識別信息、身份號碼、戶籍地址等多種個人信息,屬于《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條第一款規定的“其他可能影響人身、財產安全的公民個人信息”。

指導性案例194號《熊昌恒等侵犯公民個人信息案》明確了違反國家有關規定,購買微信等社交媒體賬號后,非法制作帶有公民個人信息的社交媒體賬號出售、提供給他人,情節嚴重的,屬于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一第一款規定的“違反國家有關規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個人信息”行為,構成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該案例還明確未經公民本人同意或具有法律授權等個人信息保護法規定的理由,通過購買、收受、交換等方式獲取在一定范圍內已公開的公民個人信息進行非法利用,改變了公民公開個人信息的范圍、目的和用途,不屬于法律規定的合理處理,屬于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一第三款規定的“以其他方法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行為,情節嚴重的,構成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

指導性案例195號《羅文君、瞿小珍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明確了服務提供者專門發給特定手機號碼的數字、字母等單獨或者其組合構成的驗證碼具有獨特性、隱秘性,能夠單獨或者與其他信息結合識別特定自然人身份或者反映特定自然人活動情況的,屬于刑法規定的公民個人信息。

(總臺央視記者 張賽 李明)

關鍵詞: 個人信息 人臉識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