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趕緊打4.8萬元到指定賬戶,


(相關資料圖)

我想回家……”

李某本想到緬甸賺大錢,

沒想到跟著“大哥”偷渡出國后,

等待他的不是高薪職位而是去詐騙。

在那里,

有武裝人員把守,

他們被限制自由,

出了岔子、不聽話就會挨一頓打,

再被關進小黑屋飯也沒得吃,

想回家先要拿錢贖身……

“淘金”不成反失了自由和錢財,李某經歷的這一切與“成功人士”周某(化名)有關。12月7日,湖南省婁底市中級法院關于周某犯組織他人偷越國(邊)境罪一案的上訴裁定書送至新化縣檢察院,該案被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置辦行頭,營造多金人設

周某在湖南省新化縣工作,因染上網絡賭博惡習,很快輸光了家中的積蓄。為了翻本,他瞞著家人找親戚朋友借錢,不幸的是,他越輸越多、越陷越深。最終瞞不過家人,父母取出所有的養老金卻難填兒子欠下的大窟窿,妻子多次勸說他也仍不回頭。

2020年底,周某忽然想到在緬甸工作的“老表”陳某(已另案處理),聽好多人講他在那邊賺了大錢,便打去電話取經。陳某是緬甸某電信詐騙集團的一個小頭目,他對周某說他們“公司”一直在招兵買馬,許諾如果周某組織10人以上偷渡到緬甸工作,可以給周某20萬元介紹費,其他支出另算。周某認為這是個“賺大錢”的好機會,即刻置辦行頭,搖身一變成了一位做跨國生意的成功人士:開豪車、戴名表,請吃飯、泡酒吧,出手闊綽。很快,周某便招集到想去緬甸打工賺大錢的李某等19人,這些人大多來自農村,年齡小、學歷低,家庭經濟條件較差,不愿花費力氣打工。

叢林大冒險,穿越國邊境

在與陳某和“蛇頭”商量好偷渡出國的日期后,自2021年2月起,周某有計劃地安排李某等19人偷渡出國。他們先從鄉下匯聚到新化縣城,被安排住在城區最好的酒店,等人員到齊后,他們統一乘坐高鐵到達昆明,集中入住高鐵站附近的酒店,食宿費用均由周某報銷。為了趕上“淘金”的隊伍,有人從長沙坐飛機飛到昆明,費用仍由周某報銷。這一切,大家都感覺跟對了人,也覺得馬上就能賺到大錢了。

可偷渡出國并沒有那么順利。周某帶著李某等19人從昆明趕到國境線附近,坐上“蛇頭”租賃的車輛,到達指定地點后再徒步偷越國(邊)境。其間,他們要不斷躲避公安機關的抓捕。

此外,周某等人越境時還要克服惡劣的環境,遇到毒蛇走獸、被蚊蟲叮咬更是家常便飯。因為之前“帶人”的費用沒有結清,“蛇頭”將其中四人關在途中的一個小黑屋里三天兩夜,只給面包和水。直到費用結清,這幾人才得以繼續上路。

淪為詐騙“工具人”

最終,除劉某等3人因被公安機關抓獲無法前往緬甸外,周某和其余16人經過多次交接、轉運,終于到達了目的地。剛下車時看到有武裝人員把守,大家還在想著這是從事什么樣的工作還需要有重兵保護他們的安全,等到鐵門關閉、證件和手機等私人物品被收繳的那一刻,他們才意識到事情并非想象中那么簡單。

“新人”報到,先學“養號”。公司給李某等人每人配發了5部手機,讓他們每天加好友、發朋友圈,以保持活躍度。如果被國內相關機構監測到異常導致封號,他們至少要挨一頓鞭打。因逃跑被抓住的,被毒打完再關進小黑屋,“關禁閉”期間基本沒飯吃。如果有人確實想回家,那就要交錢贖身,贖身后會被看守人員送到一個陌生地方。

但周某的努力沒有“白費”,他如愿賺到了介紹費。2021年4月,他再次組織多人偷渡到緬甸。

2021年11月,新化縣公安局在辦案過程中發現周某等人偷越國(邊)境的犯罪線索,遂立案偵查。偵查終結后,公安機關以周某涉嫌組織他人偷越國(邊)境罪、李某等人涉嫌偷越國(邊)境罪移送至新化縣檢察院審查起訴。經新化縣檢察院提起公訴,法院以組織他人偷越國(邊)境罪判處周某有期徒刑七年,并處罰金3萬元;以偷越國(邊)境罪分別判處李某等人拘役四個月至有期徒刑七個月不等,各并處2000元至3000元不等的罰金。周某不服,提出上訴。11月28日,婁底市中級法院裁定維持原判。

來源:檢察日報

作者:張吟豐 肖連金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