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資料圖)

歐陽雪茹前排(左三)在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若爾蓋縣支教時,和學生在一起。受訪者供圖

“要上課了,今天先聊到這兒,有什么問題隨時找我,好嗎?”浙江省嘉興市南湖區大橋鎮中心小學校長歐陽雪茹送走中午來找她聊天的學生,拿出手機,看到了藏族姑娘羅布(化名)給她發的信息。

“老師,您那里還有多余的厚衣服嗎?”羅布所在的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若爾蓋縣,最低氣溫已降至零攝氏度以下,羅布家缺少冬衣。于是,她想到向曾來支教的歐陽老師求助。經過歐陽雪茹的發動,很快,三大包冬衣寄往若爾蓋。

在某種意義上,這是一場“援”夢之旅的延續?!拔倚睦镉袀€支教夢。那時聽說可以去若爾蓋支教,都沒來得及了解那是個什么樣的地方就報了名,一個星期后就出發了?!?018年10月,歐陽雪茹響應國家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的號召,從溫暖的南方來到青藏高原,跨越2000多公里去“援”夢。

“援”夢之旅

若爾蓋地處青藏高原東北邊緣,氣候寒冷。若爾蓋藏文中學是一所全日制藏文完全中學,一個班有70多名學生,全是藏族孩子,教室里坐得滿滿當當,幾乎沒有剩余空間。當地學生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基礎較為薄弱,那時歐陽雪茹被分配教高一漢語。

歐陽雪茹是土生土長的浙江嘉興人,若爾蓋異常寒冷的天氣以及高原反應,是她遇到的第一個難關。歐陽雪茹一到這里就流鼻血,適應了快一個月,癥狀才慢慢消失。當地有時候還會停電,批改作業的時候,沒有供暖設備,手都是僵的。

生活上的不適、想家,這些都可以克服,讓歐陽雪茹和一起來的支教教師更焦慮的是:不到一年的支教時間,如何給孩子們帶來可持續的幫助?如何更好地整合教育援助力量,改變較為單一傳統的教學方式和思路?

經過思考,歐陽雪茹決定給孩子辦文化講堂。一起來支援若爾蓋的各行各業代表,都成了文化課堂的講師——全科醫生來講生活中的急救知識;婦科醫生來談如何進行青春期的人際交往;環保局的工作人員介紹微生物在生活中的運用……

“歐陽老師,這樣的課程真好玩!”有些學生個頭一米八幾,看著已是大人模樣,但文化講堂里的知識卻是第一次了解。他們第一次聽說海姆立克急救法,也第一次知道垃圾分類的重要性,有趣又實用的課堂大受學生歡迎。

在教學中,歐陽雪茹發現有學生的漢字寫得歪歪扭扭,有些字甚至辨認起來都困難。她找來字帖,從一撇一捺開始教起。三周后,把學生之前的習題本放在一起對比,已有明顯進步。

課間,歐陽雪茹執教的班級里響起活潑的歌曲《C哩C哩》。歐陽老師在講臺上,帶著學生跳起她自創的韻律操,“一二三四,二二三四,手舉起來,盡力下蹲,讓你的脖子和屁股都扭起來”。

起初,孩子們都非常害羞,一個個低著頭,不敢跟著跳。歐陽雪茹一邊示范,一邊微笑著望著他們,投入講解。漸漸地,幾個人抬起了頭;漸漸地,有人開始跟著跳……到后來,所有同學都跟著跳起來,學生們還自己選伴奏音樂。很多學生在周記里提到“第一次跳這種課間操”,字里行間都是快樂。

“歡迎,用藏語怎么說?”“嘎蘇徐(音)?!薄安匚闹袑W用藏語怎么說……”學習是相互的,一問一答小游戲時常會在歐陽雪茹和學生中展開。學生們說普通話,歐陽雪茹說藏語,不論對錯,皆是滿堂歡笑。

“老師,我們很喜歡小組合作的上課方式!”活潑的教學形式,互動的體驗方式,獲得了班里學生的點贊。

支教期間,歐陽雪茹還協調各類資源,向學校捐贈了價值3.5萬元的物資;幫學校建起班級圖書角,培養學生閱讀的好習慣。

“午間相約10分鐘”

“同學們,為什么藏族同胞喜歡把一只手伸在衣服外面?”

“老師,我們藏族服裝設計可靈活啦,熱的時候可以把手伸出來,冷的時候可以穿進去!”

“我覺得藏族是個能歌善舞的民族,你們都會唱歌跳舞嗎?”

“他會,她也會!”

“來一個,來一個!”

這是歐陽雪茹和學生午間聊天的一幕。藏族孩子學習認真,卻比較羞澀,跟老師說話都低著頭,下課時基本不離開座位,只是看書做作業。

歐陽雪茹總覺得這樣不利于孩子的全面發展。于是,她把自己在嘉興堅持了10多年的特色活動——“午間相約10分鐘”聊天帶到若爾蓋藏文中學。每天中午,學生可以約老師隨意聊天,想聊什么就聊什么,老師對話題內容絕對保密。

10多年來,歐陽雪茹放棄午休時間,和1500多名學生聊過天,開解過很多學生,還幫學生化解過家庭危機。

在藏文學校開始“午間相約10分鐘”的聊天互動后,歐陽雪茹了解了更多孩子的所思所想以及遇到的問題,教學工作開展起來也更順利。

一天,內向害羞的梅朵(化名)找到歐陽雪茹,說自己一只眼睛多年看不見,想去做個檢查。原來,梅朵小時候右眼晶體受損,由于家庭困難,眼睛受傷后也未好好檢查過,歐陽雪茹決定幫助她。

當時,有位四川德陽的眼科醫生在若爾蓋援助,歐陽老師帶著梅朵去求醫,發現她的眼睛可以進一步治療,于是決定資助她去大醫院手術。

通過兩次手術,梅朵的右眼雖然沒能恢復視力,但已經可以感知光線的強弱。她說:“歐陽老師是我生命里很重要的一個人,我至今還記得第一次見到老師時,她穿著黃色的衣服,是那么搶眼那么好看?!?

歐陽雪茹結束支教回到嘉興后,聯系了本地一家單位資助梅朵和姐姐。在他們的微信小群里,梅朵姐妹時常會分享自己的成績和身邊的故事?,F在,姐妹倆完成了高中學業,梅朵考上了一所職業院校的旅游相關專業,姐姐也考上了大學。梅朵姐妹常會給歐陽雪茹和資助方寄去自己做的糌粑蛋糕和當地特產,表達感激之情。

另一位藏族女孩洛桑(化名),因為眼部疾病也向歐陽雪茹求助過,遺憾的是經過診斷她無法手術。歐陽雪茹出錢幫她配了眼鏡,方便她學習生活。

“老師,您幫助了我,我也想試著去幫助別人?!庇幸惶?,洛桑對歐陽雪茹說,她想盡自己所能去幫助家鄉一對70多歲的孤寡老人,這讓歐陽雪茹既感動又欣慰。

溫暖一直都在

若爾蓋流傳著一句話:一年四季不是在冬季,就是大約在冬季。在若爾蓋的9個月里,歐陽雪茹哭過3次,其中一次就是在停電的時候要批改學生的作業,實在太冷了,手止不住地發抖。

那時,歐陽老師把自己帶來的保暖利器“暖寶寶”發給班里的70多個孩子,因為人多,每人只能分到一片。很多孩子第一次知道了“暖寶寶”,一個藏族女孩子跟歐陽雪茹說,她要把這片“暖寶寶”帶回家去給爺爺用,因為爺爺腿腳不好。每每提到這件事,歐陽雪茹都會紅了眼睛。結束支教后,歐陽老師也常給那里的孩子寄包裹,“暖寶寶”成了必備品。

當地老師批改涂卡紙都是手動批改,十分耗費時間和精力。后來,歐陽老師和一位朋友一起,給藏文中學寄去一臺閱卷機,幫助當地老師提高批改效率。

歐陽雪茹班上有些學生家靠挖蟲草、川貝為生。2021年,因為市場環境等因素,川貝收購價格比往年低,這讓很多學生家庭犯了愁。歐陽雪茹了解后,跟朋友溝通,發現身邊不少朋友都有求購的需求。于是她牽線溝通,達成合理的銷售價格,最后幫助銷售了1.5萬多元的川貝。

歐陽雪茹身邊的不少朋友,漸漸地也加入到給若爾蓋的孩子送溫暖的行動中來。每到冬季來臨前,大家紛紛捐出干凈的冬衣,整理后統一寄往若爾蓋。

“哇,口紅!”藏族女孩澤丹卓瑪今年收到歐陽雪茹寄來的包裹時,十分驚喜。

“我教過的藏族女孩都上大學了,成了大姑娘,哪個女孩不愛美?所以我特意買了口紅、乳液做禮物?!睔W陽雪茹笑著說,“我們需要燦爛的陽光,那些孩子可能更需要?!?

歐陽雪茹一直記得那年藏文中學“民族團結”詩歌朗誦比賽時,她和學生跟一起念的詩——

老師,我以后想去你們的地方;

老師,我長大也想成為像你一樣的人;

老師,歡迎你去我家里做客,去看看我們草原的風景;

老師,若爾蓋是我最熱愛的家鄉,我想讓她變得更好;

……

老師答應你們,一定會有更多更優秀的人來到這里,跟你們一起讓若爾蓋變得更美麗。

于君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蔣雨彤

關鍵詞: